柑橘大侠吴老三修剪得当种植好品质

吴老三是个直性子的人,说话经常口无遮拦。
比如他评价广西柑橘产业是“好白菜让猪拱了,这么好的地、这么好的条件,种不好果。”他还罗列了广西“沃柑”三大错:第一,砧木选错了,应该选枳砧而不是香橙和红橘;第二,施肥方式错了,不下基肥用水肥,氮超标;第三,修剪方式错了,不断短截、促梢、抹芽,是果树管理中的“伪科学”。
假如我站在许立明(广西柑橘协会负责人)的位置,也会深感不爽——我广西是全国柑橘生产第一大省,桂林“砂糖橘”和南宁“沃柑”都是柑橘市场的“顶梁柱”,轮得到你这个既没学历又没职称的“湖北佬”说三道四吗?
所以,这次被许立明盯住武鸣腾飞农场的修剪“事故”也是情理之中。
图片

吴老三在江西会昌的大本营
后果还是挺严重的,一时间非议如潮,连赖以成名的抖音号也被封了。
吴老三当然也不会坐以待毙,他不仅通过法律程序起诉许立明和为此次事件捉刀的《某报》记者,而且在广西武鸣承包了100多亩土地,准备建一个高规格的示范园,以证明自己的技术路线是正确的。
我一直以“江湖”来形容这个行业,这就是“江湖”中的宗派之争。

我从寻乌县驱车赶到会昌县小密乡,天已黄昏。吴老三的大本营就坐落在这里。2003年,他随大哥从秭归搬到会昌,扎根在莲塘村的杨梅湖畔,兄弟五人共承包了1700亩地种植脐橙,算下来已有18年的历史。
图片

硕果累累的丰产树形
脐橙管理得很好,通透、分层、硕果累累,单株产量可以达到数百斤。
我也是因为这次“江湖”纷争才关注到吴老三,关注到他的“一干三枝”。按照我的专业基础来判断,“一干三枝”应该就是我们在教科书上学的自然开心形,讲究骨架构建。一个主干,三个主枝,再配若干个副主枝和众多的结果枝组,就构成了柑橘的丰产树形。
而眼前这些脐橙就完全符合我的预判。
只是这种树形骨架的培养时间较长,对修剪的技术要求较高,越来越急功近利的种植者就渐渐地放弃了这种教科书般的规范树形,改为更简单的“自然形”。幼树轻剪少剪,快速扩冠,尽快投产,先乱后治,这就是许立明推广的技术路线。
图片

工人站在树顶采果
两者相比,许立明侧重“快”,要尽早回本;吴老三强调“稳”,要持续丰产。就像金庸小说中华山派的剑宗和气宗之争,本无对错,最后却拼得你死我活,实在令人惋惜。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组建修剪队的?”我对技术之争并无兴趣,感兴趣的是这个行业呼之欲出的社会化服务体系。这是我在赣州等吴老三从广西赶回来的根本原因。
“2004年冬天。”吴老三回忆道。由于面积过大,吴家兄弟在第二年就遇到资金难以为继的困境,在当地果业局领导的关心和牵线下,让他们发挥技术特长,这才走上修剪服务的道路。
图片

吴老三在做三年生树的修剪示范
“我们买了3把油锯,前面的人用油锯,后面的人用手锯,基本不用剪刀,就锯大枝。当时于都果业局也派人过来学习,他们说,你们这帮湖北佬不叫修剪队,应该叫伐木队。”
“你们这么做他们认可吗?”我虽然没去过腾飞农场的现场,大致也能猜到当时的情形。
“开始不认可,因为剪得重嘛。但第二年效果就出来了,当地果业局的领导很认可,这边就慢慢做开了。接下去几年我就不断从秭归叫人,到2006年以后,就有30来人的修剪队伍了,会昌、瑞金、于都、赣县,这里剪完了去那边……”
图片

内外结果的丰产树冠
“你们家乡的一干三枝修剪技术是从哪里来的?”我忽然想起这个问题。前几年我去过秭归,当时并没留意他们的树体结构和修剪方式。
“日本。”吴老三应道:“秭归农特站在上世纪80年代的时候就请日本的专家过去培训修剪。我大哥是老技术员。”
真正的转机是在2018年,吴老三被“天天学农”看中,成为该平台主讲柑橘修剪的讲师。并在合作期间学会了怎么玩抖音,短短一年时间就积累了17万的粉丝,“一干三枝”从此成了吴老三的代名词。后因办学理念不同,吴老三离开“天天学农”,于2019年9月成立“新果农修剪队”(后改名为“新果农社会化服务团队”),组织培训班学员为全国各地的柑橘产区提供修剪服务。
图片

吴老三(左)在拍摄抖音视频
“我在‘天天学农’一共培训了19期近400个学员,从2019年9月到现在我又培训了将近600人,加上原来的修剪队,目前我们的修剪队伍已经达到1000多人。包括复员军人、大学生,平均年龄30岁左右。”
吴老三就负责接单,向全国各地派遣修剪队,其中就包括南宁武鸣腾飞农场的800亩“沃柑”园。

“你觉得队伍一下子扩大之后,会不会出现技术不过关或者执行不到位这些问题?”我委婉地问道。
图片

工人们正在挑运刚采摘的脐橙
“有的。”吴老三说:“我们2020年的学员淘汰率是17%,2021年的学员淘汰率是9%,首先把不合格的淘汰掉。在外修剪时,每天都由带队队长负责监督完成质量,发现问题,比如我们修剪时不允许留桩,留一个桩扣2元,这棵树留了5个桩,那就扣10元,实打实的……”
“那腾飞农场的修剪结果达到你的标准了吗?”我追问道。
“没有。”吴老三解释道:“一方面是因为那个场长一直在讲,不能剪得那么重;另一方面是当时树上还有果,至少20%的树是没有剪到位的。”
“你认为是剪轻了,他们反映你是剪重了。”我有点哭笑不得。
图片

通过腹接提高产量的柑橘内膛增容术
“腾飞农场最主要的问题是后续的管理。我们的做法是夏梢出来后不去动它,让它长,等它完全老熟、夏末秋初时再放秋梢,就是第二年的结果母枝。结果他们的场长非要把内膛的夏梢全部抹掉,结果抹一条发二条,抹二条发一把……”
“这个先放一放。”我做了20多年的果树技术推广工作,最后觉得技术是不靠谱的,无论成败都能找出各种理由,所以我打断了吴老三的解释,我关心的是:“后面的配套技术怎么去让对方落实,而不是一剪了之。”
这是社会化服务成败的关键。
“我们有这个配套方案,会跟场长和技术员沟通,但腾飞是个意外,他不配合。再加上老许(许立明)在那边怂恿……”
图片

工人在采摘脐橙
我摆了摆手,不想听这种个人之间的恩怨。
“像广西这种前期自然生长的树形需要几年改造?”我想到另外一个问题。我去过许立明指导的果园,也确实存在吴老三吐槽的主枝数量多、支撑性差、内膛空虚等问题。先乱后治,这个治是需要疗程的,而不是一步到位。
“一般两年就可以了。”吴老三说起技术来确实头头是道:“一干三枝最核心就是要做到大枝稀、小枝密。所以我们在第一年,首先要减少主枝数量,往一干三枝方向靠,把营养集中,增粗主枝,增加支撑性……第二年打下盘,剪掉拖地枝……第三年正常调节就行了。”
图片

即将采摘的脐橙
“那第一年修剪了之后,第二年没有继续叫你们修剪的果园有多少比例?”我追问道。
“挺多的。”吴老三举例道:“我们脐橙协会有个副会长,是我们老家的。他有1万棵脐橙,很多年没产量,叫我们去剪,结果剪了一年第二年就不让我们剪了,说我们剪得太重了。第二年他随便叫人剪,产量都比我们剪的好多了。实际上他忽略了我们第一年剪的成果,如果第一年不剪,第二年是不可能有这么多产量的。通过我们剪了之后,光道打开了,树冠内部发了很多内膛枝,第二年内外都是果。”
我笑了笑,不由想起对自己技术生涯的自我评价:搞技术就像做迷信活动,信则有,不信则无。吴老三不是正面临着这种窘境吗?
图片

吴老三在查看脐橙质量
站在老板的角度,他看的是产量和效益的高低,而不是树体结构的科学性。“他觉得你吴老三这么有名,一剪应该马上丰产,结果反而产量低了,第二年就不会再让你剪了。吴老三也是浪得虚名的么。”我打趣道。

夕阳从远山落下,把西边的天空染成一片绯红;暮霭从山间升起,掩不住山脉性感的曲线……望着这副美景,我问吴老三:“腾飞农场这件事,会对你的未来发展产生什么样的改变?”
“这件事对我最大的触动,光做修剪不行。”吴老三说:“首先我们要放慢培训的节奏,先把老队员巩固好,技术要再集训,再沉淀,让客户挑不到毛病,这是第一步;下一步我们要做‘新果农之家’,以修剪为切入口,接下去是植保和水肥方案,解决产前、产中、产后一系列的问题,做果园托管。”
图片

远山的美景
我未作评价,只是默默地拿出手机,定格了这副大自然最和谐的水墨画卷。
原创花果飘香,侵删

广告也精彩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