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友国和他的柑橘新品种

“你最早是什么时候接触到‘金秋砂糖橘’的?”我问裴海明。2020年10月我去过他的果园,有一小片2018年高接的“金秋砂糖橘”挂果累累,品质也相当不错。
“2015年。”裴海明介绍道:“那年我们去中国农业科学院柑橘研究所考察,彭良志向我们推荐了这个品种,说是早熟品种中的精品。当时开价50元/棵,1万棵起步,要50万元,太贵了。后来我从其他渠道引了些枝条,表现确实不错,所以从2018年开始,我就把原来种的新余蜜橘改接成‘金秋砂糖橘’。”
“他就属于江西人中少数比较激进、有生意头脑的人。”熊友国笑着说。我刚和他聊过在老产区推广新品种的难度,他认为江西人太安逸了,不像浙江人、广西人敢于尝试新鲜事物。
图片

熊友国在查看高接后的表现
“我跟熊总(熊友国)在2017年的时候就聊起这个品种,有高度的共识,一致认为‘金秋砂糖橘’一定会替代新余蜜橘和南丰蜜橘这些老品种。”裴海明雷厉风行,1000多亩的新余蜜橘改接了700多亩,只余下300亩老品种。
“今年新余蜜橘的行情怎么样?”我询问道。
“今年的行情很出乎我的意料。”裴海明说:“我从1994年开始种新余蜜橘,从来没有遇到过2元/斤以上的行情,一般都是1.1~1.2元/斤的价格,今年2.8元/斤。”
“也是因为去年冻害减产了?”我猜测道。
图片

工人在采摘新余蜜橘
“对,今年新余蜜橘减产2/3以上,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新余蜜橘2/3以上是出口越南市场,现在越南经济蒸蒸日上,有钱人非常多,需求量扩大。”裴海明说。
“还是供求关系发生变化的缘故。”我感叹道,随即又觉得不合常理,“越南为什么不进口‘砂糖橘’和‘沃柑’。”这两年广西两大主栽品种的行情价都已经低于2.8元/斤,品质都明显好于新余蜜橘。
“越南初一十五要拜神,所以他们对橘子的要求是枝叶一定要长。”裴海明比划了一下手势,大概20~30厘米长,“我们40斤的筐只能装30斤果,其他都是枝叶,而且那些叶片不好看的、发黄的他都不要,对果实品质的要求反而不高。其他柑橘品种满足不了这个要求,像南丰蜜橘他就不要。”
图片

裴海明(右)和果商在查看新余蜜橘的质量
“那新余蜜橘还是有效益的。”刚才听熊友国几次提起“新余模式”,我心中颇有疑问,听裴海明这么一介绍,原来新余蜜橘有一个独有的越南市场。这在已经充分竞争的国内和国际市场中是难能可贵的。
“效益非常高。”裴海明点头道:“新余蜜橘这个产业几乎都是规模化的,至少一两百亩以上,成本很低,0.4元/斤就够了,我卖1.5元/斤也挣1元多,亩产5000斤我也赚5000元。”
“所以我非常赞赏新余蜜橘的产业模式,成本足够低,抗风险能力足够强。”熊友国再次用“小强模式”来形容这个老产区的盈利方式。
图片

裴海明所在的千里山万亩柑橘产业园区
“投资回报率很高啊!”我暗地里算了一下投资回报率,如果单从这几年的效益比较来看,我估摸着改接后的效益还不如保留的新余蜜橘,所以又问裴海明:“从你的投资来分析,你觉得把新余蜜橘改接成‘金秋砂糖橘’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
“我觉得绝对有必要的。”裴海明换了用词,并阐述道:“新品种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不光是‘金秋砂糖橘’,其他新品种也会源源不断地出现,消费者的需求也是紧跟时代的进步,老品种必然会被新品种淘汰掉。”

“老品种通过技术手段来提高品质,在新余蜜橘上有没有可行性?”我想起浙江临海的温州蜜柑通过完熟栽培种出高品质的案例。
图片

裴海明(左)和熊友国在查看新余蜜橘的质量
“像新余蜜橘的糖度一般是12%~13%,14%~15%是最高了,但‘金秋砂糖橘’的糖度可以达到16%~17%,还有化渣度,这是品种特性所决定的,通过技术是没办法解决的。”裴海明说。
“还有很关键的一点,新余蜜橘挂在树上遇到下雨天就发泡(浮皮),容易腐烂,南丰蜜橘也这样;但是‘金秋砂糖橘’不会,我去年让裴总留了几棵挂到12月,不仅不浮皮,而且品质会更好。”熊友国补充道。
“所以他们现在效益好暂时不换,但终究会走这一步的。”裴海明加重语气阐述道:“我可以这么说,随着‘金秋砂糖橘’的体量上来,新余蜜橘的市场占有率会越来越少的。是我们进,他们退。”
图片

新余的小姐姐们在品尝“金秋砂糖橘”
“新余蜜橘现在很赚钱,但并不代表新余人新种橘子还会种新余蜜橘。现在的利润是建立在原来种的树体正处于丰产期,只要你能卖到1元/斤就可以赚钱。但是你从小苗种起来,还能赚到这个钱吗?只要是新种,几乎都不会种新余蜜橘,必须种更高价值的新品种,所以造成新余高接换种的面积不到2000亩,但新种的‘金秋砂糖橘’有上万亩。”熊友国说。
“从你20余年的柑橘种植历程中,应该也接触过其他的新品种,为什么单单看中‘金秋砂糖橘’?”我想到另一个问题,再问裴海明。
“像‘由良’‘默克特’‘沃柑’这些品种我都接触过,我还高接了50亩的‘红美人’,这些品种都被我否定了。”裴海明说:“能够适应我们新余这样的大果园,只有‘金秋砂糖橘’这一个品种。虽然它的技术难度比新余蜜橘稍微强一点,但可操作性非常强。”
图片

“金秋砂糖橘”拥有良好的丰产性
我大致明白他选择品种的方向,是站在原有技术和管理体系的基础上选择品质和商品性更优的品种。“金秋砂糖橘”就是符合这种要求的懒人品种,不需要疏果,不需要精细化管理。
“有没有考虑过,当‘金秋砂糖橘’发展多了之后,价格会不会和新余蜜橘一样?”我问道。
“如果‘金秋砂糖橘’的价格跌到和新余蜜橘一样,那新余蜜橘就没有任何活路了。它会碾压同期上市的所有品种,我就是看准了这个趋势,所以第一个换了,我也劝身边的朋友尽早换。”
图片

刚采摘的新余蜜橘
有意思的是,余下没高换的300亩新余蜜橘裴海明是给儿子的。他儿子没有像他一样选择‘未来’,而是继续遵循‘小强法则’求稳求现。

“你怎么看这个问题?”我转身问宋豫青。这些年我发现新品种的红利期越来越短,已经短到“追新品种还有屁用”的地步。
“我对你所说的新品种红利期有点不认同。”宋豫青说:“你一直拿‘沃柑’作为反面教材,‘沃柑’的快速发展是得益于广西香蕉产业的退出和十三五国家精准扶贫的政策,再加上这个品种实在太好种了,短短几年发展了200多万亩,这才造成‘沃柑’红利期这么短的原因。但历史不会简单地重演。”
图片

宋豫青(右)和熊友国在探讨江西“金秋砂糖橘”的优势
“我是这么理解的。”我解释道:“我在2018年第一次写‘金秋砂糖橘’时,用的标题叫《金秋砂糖橘到底是不是一个好品种?》是有疑问的,不像写‘沃柑’时那么肯定,它一定能成为晚熟柑橘品种的霸主。好品种大家往往会一哄而上,但有疑问的品种大家观望的时间就会变长,发展速度相对平缓,所以‘金秋砂糖橘’的红利期反而会比‘沃柑’长。”
“有置疑是好事,它的生命期可能更长。”熊友国附和道。
“‘金秋砂糖橘’为什么有这么多质疑声?是因为它对地域有一定的选择,不像‘沃柑’随便在哪里种都好吃。在这方面我们自己也走了不少弯路,原来想当然地认为早熟品种应该在积温比较高的地方发展,结果不少地方生产出来的果子缺少风味。”宋豫青实事求是地说。
图片

江西新余的“金秋砂糖橘”
“我2018年第一次尝到江西抚州的‘金秋砂糖橘’时,就被惊艳到了。后来到广西南宁参加‘金秋砂糖橘’品鉴会时,尝了全国7个地方的果子,我觉得还是江西的‘金秋砂糖橘’是最好吃的。”熊友国说:“从那时起,我就坚信‘金秋砂糖橘’是江西最有发展前途的品种。”
“如果一个品种认可度太高,发展速度太快,无论对产业来说,还是对你们来说,都不是一件好事情,一二三就没了。相反,在质疑声中,你们可以从容地推进配套技术,做全产业链服务,反而是个机会。”我解析道。
图片

熊友国对江西“金秋砂糖橘”产业充满信心
“我是学市场营销的,所以我相信,‘金秋砂糖橘’在未来一定会降到2元/斤。”熊友国接着说:“按照我的预判,在5~10年内,全国‘金秋砂糖橘’的种植面积会发展到100~150万亩。我跟很多种植户都说过,5年内,3元/斤应该没问题;10年内,2元/斤没问题。到那个时候,那些到了丰产期的人,就像现在的新余蜜橘一样,同样有相当可贵的利润。”
“在未来,我想把‘金秋砂糖橘’种成新余蜜橘这样,只要产品有市场,成本足够低,我认为就是无敌的存在。”熊友国重复道。

广告也精彩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