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蒲江不知火丑柑每年销售到北京几百万斤

阅读提示:亩均净收入近3万元,四川省蒲江县的丑柑“不知火”今年又让果农尝到了甜头。生长环境适宜,果品品质好,成熟季节巧,让“不知火”具备了火起来的先天条件;品牌的打造与销售渠道的多样性,又让“不知火”有了火上一把的后天要素。日前,本报记者专程前往蒲江县实地探访,找寻“不知火”火起来的答案。

丑柑

前阵子,到四川省成都市任何一家农贸市场或大型超市,都能买到一种新鲜时令水果——丑柑,也就是不知火,价格根据商品的等级和品相,最低6元/斤,好的甚至高达10元/斤。

四川是全国不知火主要产地,省内又以眉山、蒲江为代表,其中蒲江不知火种植面积达到10万亩,约占柑橘品种四成。2月下旬起,全国经销商纷纷前来抢购,4月初已完全下树。

长期与北京新发地水果批发市场合作的四川新蒲农业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赵兴丽,也是蒲江县大兴镇水口村支部书记,她说:“我们从农民手中收购均价达4.5元/斤,亩产4000斤左右,一般家庭人均都有两三亩,因此一个三口之家一年纯收入10余万元很普遍。”

蒲江不知火怎么这么火?“火”的行情能否长久持续下去?近日,记者带着这样的问题来到蒲江,通过走访种植户、行业协会、仓储物流企业、农业服务机构等寻求答案。

丑柑

不知火的确很火

果农每亩净赚近3万元高峰期超过6元/斤还供不应求

大兴镇场镇社区是蒲江第一批引进不知火的村社之一。“2002年,我们到眉山考察后发觉不知火比寿柑好,于是就嫁接了一部分,当时能卖上2元/斤,确实有诱惑力。”成都市浦江县大兴镇果品协会负责人徐春林说。从2004年起,不知火开始大面积被引入蒲江,经逐年发展,大兴场镇社区种植面积达1万亩。

不知火的价格不仅没随着种植面积增加而降低,反而一直在稳步增长。蒲江县丑柑产业协会秘书长徐建说,从2002年到2010年,不知火每斤价格在2~3元之间,2011年涨到4元/斤,到2016年逐步涨到6元/斤,今年高峰时期甚至超过6元/斤还供不应求。

4月上旬走到任何一个果园或种植户家里,都已看不到挂在树上或存放在家里的果实了,新的花朵正含苞待放,丰收过后的种植户个个脸上挂满笑容。大兴场镇社区徐怀荣家的果园只有4亩多,但凭借30多年柑橘种植经验,他的果园亩产能达到六七千斤,而且均价都能卖到6元/斤,除去成本,他的果园每亩纯利润将近3万元,4亩多果园就净赚了10多万元!

今年,赵兴丽卖往北京新发地水果批发市场的不知火就有385万斤,“我们村就产了2000多万斤,但经我卖给北京的只是一小部分。”那段时间,从每天凌晨1点到中午12点,赵兴丽一直关注着北京市场的价格走向,然后再将信息发布给全村的种植户。

徐建告诉记者,蒲江不知火的销售方式主要有三种:本地企业从种植户手中收购然后发往各批发市场、商超及电商平台;外地采购商向种植户或本地企业收购运到全国各地销售;种植户或本地企业直接通过电商平台销售。从2013年起,电商销售成为后起之秀,目前全国有1000多家电商平台销售蒲江不知火,蒲江本地建立的电商平台就达400多家。但就销售份额来看,电商销售仍只占15%到20%。“电商竞争激烈,相互杀价太凶是根本原因。”赵兴丽说,她今年电商只卖了100多单,还不如微商,因此她还是最看好批发零售市场。

四川阳光味道果业有限公司,是一个集水果收购、仓储、分拣、包装、销售于一体的企业,公司配有一个储存量达7000多吨的智能化气调库,但不知火在气调库储存的时间不会太长。走进园区,数百名工人正忙着将分拣出的果品按不同规格装箱,一排排大卡车在门口等候装货。“3月份几乎每天都有一二十辆。”徐建说。

丑柑

不知火不能不火

品质比原产地还要好填补新鲜时令水果上市空档期

蒲江县柑橘种植历史悠久,作为产业发展始于上世纪80年代,有30年树龄果树的果园比比皆是。随着市场行情的变化,蒲江柑橘大体经历了蜜橘、夏橙、椪柑、脐橙、寿柑、不知火的演变。在眼下的不知火时代,蒲江不知火的经济效益已超过猕猴桃,跃居第一。

不知火柑是日本农水省园艺试验场于1972年以清见与中野3号椪柑杂交育成的柑橘新品种。当时给这个新品杂柑命名“不知火”,有神秘、炫酷、不同凡响之意。因不知火果实顶端凸起,所以在日本上市时不知火柑被称为凸顶柑。2000年,不知火柑被国内引进,种植区主要分布在四川省的丹棱县、蒲江县、金堂县等地,特殊的气候和地理条件使得不知火柑酸甜可口、风味极佳。不知火柑顶端凸起,表皮粗糙,外观较为丑陋,因此果农称之为丑柑、丑八怪。

丑柑

蒲江不知火为什么这么火?徐春林2015年曾组织部分协会会员到韩国不知火的重要产地——济州岛考察。“他们产的果子虽然表皮比较光鲜细腻,水分也足,但个头偏小,甜度不高,甚至还有点酸;我们产的果子特点是个儿大,甜度高,口感好,虽然果皮粗糙难看,但长得丑并不影响它卖得好。”

蒲江不少人去过不知火的原产地日本考察,他们普遍认为,尽管日本不知火生产种植的现代化程度更高,但果品口感和甜度却不如蒲江。

“我们引进后做了品种改良,”徐建说,“而且我们的种植户大多经验丰富,懂得精细化种植,加之蒲江的气候特别适合不知火生长,从每年4月开花,到第二年4月采摘完,生长周期差不多长达一年,比其他任何水果都要长,所以营养成分高,口感好。”

“不知火特别娇气,5℃以下都会受冻,霜冻和冰雪天更加不行,太热了又容易得日灼病,这样的环境很难找,因此适宜生长的地方少,相应产品供给也就比较稀少,物以稀为贵,自然就卖得好。”老种植户徐怀荣说。

丑柑

几乎所有的种植户都看到了不知火之所以火的一个秘诀:季节赶得巧。从2月底开始采摘到4月初采摘结束,这段时间基本上没有新鲜水果上市,虽然各大市场水果品种还是琳琅满目,但绝大多数都是从气调库搬出来的,其新鲜度无法跟不知火抗衡。“不知火正好填补了新鲜时令水果上市的空档期。”成都市双流区好又多超市营业员赵女士说。也正因如此,蒲江的种植户当年才勇敢地淘汰其他柑橘品种,大面积嫁接不知火。

再者,从2013年起,蒲江开始有意识地面向全国推介不知火,几乎每年都要到北京、上海、广州、西安等地参加各类农产品展销活动及媒体推介会,蒲江不知火也随之美名远播。

不知火柑因丑出名,而以脆、甜扬名。“我很丑,但是我很爽口”,是其对外宣传的标志性名片。不知火柑虽然外表丑陋,但果肉颗粒分明、晶莹剔透、饱满多汁,且好吃不上火,因此被誉为“世界第一柑”。口感清脆、入口无渣、酸甜爽口是其区别于其他柑橘的显著特点。不知火柑含有人体所需的营养成分和微量元素,尤其是维生素C和糖分含量极为丰富。据测定,不知火柑维生素C的含量是50毫克/100克,远远超过其他柑橘品种。其含糖量一般为13%~14%,最高可达17%,甜度适中。

丑柑

不知火还会更火

打造自己的“蒲江丑柑”品牌走有机路线打通全产业链

“现在我们都不叫不知火了,一律叫蒲江丑柑。”徐建说,2015年12月,蒲江县成功注册“蒲江丑柑”这一公共地域性商标,并被国家质检总局列入国家地理标志产品保护。

不知火已经家喻户晓,为什么蒲江敢于抛弃不知火,立足“蒲江丑柑”来打造品牌?蒲江县农业局品牌中心刘女士说,大家都知道不知火是日本的,既然我们的产品品质已经超过日本,又具有这么强的地域特征,为什么不打造自己的品牌,进一步将产品卖到全世界呢?

此外,蒲江已成功创建全国有机农业示范县,丑柑、猕猴桃、茶叶三大主打农产品正大踏步地走着有机路线。“去年4月,我们在各乡镇丑柑协会的基础上,进一步整合四川阳光味道果业有限公司、成都新朝阳生物化学有限公司、成都豪洋印务公司、北京嘉博文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等市场主体,将丑柑种植、投入品生产、产品加工、销售全产业链打通,成立了蒲江丑柑产业协会。”徐建说,其目的是指导全县种植户按有机标准和国家地理标志产品保护的要求来进行生产、加工、销售以及品牌维护和推广,并开展行业内打假行动。

蒲江花重金打造了国家级有机农业示范县耕地质量提升“5+1”综合服务中心,通过耕地质量提升、病虫草害生物防控、作物机械化施肥、有机质循环养地利用、土壤环境大数据平台等五个大的服务项目,再加上电商采购、绿色信贷、冷链仓储、有机认证、农业保险、检验检测等,计划用三年时间达到土壤有机质年均增长0.6%、化肥年均减量30%,每亩节本增收1100元,用户节本增收9900万元,农村减排99.306万吨二氧化碳的目标。

丑柑

该中心目前已入驻企业二十余家,其中北京嘉博文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擅长将有机废弃物快速定向腐殖化,生产生物腐殖酸肥料,并在成都建立了工厂,通过其肥力酵父、土壤调理剂、生物有机肥、微生物菌剂等产品,帮助蒲江快速提升土壤有机质、土壤肥力。

而今,有机生产的概念和品牌营销的意识已深入蒲江各丑柑种植户人心,随意走进一家乡镇或村社产业协会了解情况,都会有负责人告诉你:我们一定要按照有机产品的标准进行标准化生产,同时要打造自己的品牌、宣传推广自己的品牌。在水口村,赵兴丽就注册了“水口红”,由她销出去的产品都叫“蒲江丑柑‘水口红’”,据说有人出价800万元她都没卖。

蒲江从卖“不知火”到卖旅游服务,全县以“全域景区化”打造乡村旅游,推动“一三”互动,成为助农增收新亮点,延长了农业产业链、价值链。据悉,去年16万人的小县城旅游人次达到259.1万人次,旅游收入实现20.38亿元。

发表评论

图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