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柑

今天在菜市场发现了一个让我很感动的物种,名字叫做丑柑。我第一眼见到它,还以为那个小贩非常勇敢的摆了一排过期萎靡类似刚毕业的我的柑橘在卖。结果老板切开一个,一看乐坏了,薄皮大馅就差十八个卷。我爱上了这个诚实的物种,有图为证。

今天在菜市场发现了一个让我很感动的物种,名字叫做丑柑。我第一眼见到它,还以为那个小贩非常勇敢的摆了一排过期萎靡类似刚毕业的我的柑橘在卖。结果老板切开一个,一看乐坏了,薄皮大馅就差十八个卷。我爱上了这个诚实的物种,有图为证。 早上吃抄手,由于我很穷只能吃一两,我记得上次吃还是3元钱,结果现在4元钱一两了。玉米粒的价格是8元一斤,我觉得有些贵,于是妈妈建议买豌豆粒,说家那边卖三块。于是我转向旁边的豌豆粒,一问还是8元一斤。以前我在菜市场从来不问单价,只是挑了给钱就是了。但是国家的政策再这么下去,估计我以后穷的只能吃肉了。这还只是成都bargaining着的散装菜市,不是排头兵看齐的超市。不知道全国其他地方感觉咋样,估计不会乐观。举这个例子是为了说明生存代价的一个趋势。如果碗里的小东西都涨的这么快,那关系到放碗的大地方,该多么汹涌。我们都知道,就算菜涨的非常贵,我们的菜农一样很穷。我们的农民一样很穷,肥料卖家一样很穷,运输司机一样很穷。那到底谁富了呢?最终的数据显示,我们国富民强。正所谓人民穷则中国富,再这样下去,会演变成国富民抢。最近越来越悲哀的是,越来越感觉到个人力量的渺小。每次都是上头的人爽了,让下面的战士和老百姓来收尸。然后报刊杂志媒体一拥而上,报道收尸的英勇事迹。我知道,在现在这个世界好好活着的人,不是纯爷们就是纯娘们。而抑郁的,多半是两者之间像我这样的阴阳人。在以前,女为知己者容,而现在,女为利己者容。虽然我不太看重钱,但如果喜欢的女人被钱规则了,我会非常痛苦。为了减轻痛苦,我将会去拼命挣钱。等到我找到钱,也许就不会喜欢那个女人了。很多时候都是,等到了对岸,我们都忘了当时为什么想要过河。以上,是一个抑郁症患者的开篇简介。罗大佑说的好,不是我们病了,是这个时代病了。人们都热爱追逐漂亮精美成群礼装的美柑,对角落里的丑柑不屑一顾。我愿做一只不太漂亮的丑柑,有一颗充实而甜美的心,以及很容易被伤害的表皮。如果你发现了我,请带上我的灵魂离开。哪怕最后会被一刀切开并吃掉

广告也精彩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A+
发布日期:2012年05月23日  所属分类:.
标签: